可惜,原來一切都是夢...
 
 
昨天回醫院,站在病房門口與夏主任的助理黃小姐討論老婆後續的治療
「 夏主任已經建議調整第三代標靶到一天一顆即可,而且你們家人一昧要求LiLy復健,難道不覺得她很痛苦嗎 」黃小姐說
「 ..... 」
「 剛剛LiLy她看著我說不舒服,希望我幫她拿掉腳套,但我幫不了她 」黃小姐有些激動地說著
「 對我來說,LiLy先前病危昏迷時,我丟了兩顆標靶才讓她回復,若是降為一顆標靶,我會覺得我放棄她了 」
「 你有想過,希望LiLy她復原到什麼程度嗎 」黃小姐說
「 我不奢望她能正常走動,我只期望她能像正常人般跟我聊聊天我就滿足了 」
「 那現在有符合你的期待嗎? 」黃小姐說
「 還沒有辦法,我其實打算試著開始給予一天三顆試試看 」
眼淚....終究是止不住
 
 
「 ..... 」
「 ..... 」
「 你們有好好想過LiLy她自己想要什麼嗎 」
「 我只知道她在還沒做全腦放療前,她要我不要放棄她 」這句話,我花了將近2分鐘才哽咽講完
 
黃小姐,夏主任的助理之一,在去年老婆住院化療期間,對老婆如朋友般耐心的照顧,
視病如親的態度,讓我聽到她口中這些建議時,我漸漸被說服,感同身受,曾經的堅持開始動搖
 
「 我們並不是放棄,我們仍然會給予適合的藥物與治療,只是並不是一直要她復健或給予更高倍劑量藥物,讓她更不舒服或承受更多副作用 」
「 你們家屬應該要好好討論,究竟要讓LiLy一直痛苦的接受不必要的治療,或者讓她可以有時間,回到熟悉的環境休養,好好地陪伴兩個孩子與家人 」
「 ..... 」
 
 
當晚
老婆治療康復了,一切的生活 回到了正常軌道
「 我要趕快帶你回家抱抱你愛愛你 」我開著車子帶著孩子,對著副駕駛座的老婆說著
只可惜
張開眼睛夢醒仍舊只是空蕩蕩的雙人床...

 

 

晚上,與寶貝NN散步時,經過海苔飯捲…

「媽媽以前還沒那麼嚴重時,都會帶我來這邊買早餐」
「那媽媽現在那麼嚴重,你有什麼想法?」
「不要說這麼大聲啦!」看著旁邊的鄰居NN緊張的說著
 
很訝異未滿8歲的NN似乎已經坦然面對媽媽的病情??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wifelily 的頭像
mywifelily

Lily 的抗癌記錄

mywife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遠方的祝福
  • 想了一個晚上,很沈重,胸口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著。這世間多少夫妻是對簿公堂從此鄙視對方劃下句點,你只不過希望你太太能恢復到跟你正常對話,這麼卑微的小小要求,life is so unfair.

    你太太之前希望你不要放棄她,或許是因為她也期待有治癒的奇蹟,當今醫療能做的都做了,如果連醫護人員都認定該是停止不必要醫療的時候了,那你應該也很明白這是世界各國仍無法突破的醫療瓶頸了。「停止不必要的醫療」並非「停止任何醫療」,只是調整醫療的目的,以控制病情、緩和病患痛苦、降低身體不適為主,絕對不是也沒有放棄她。

    讓你太太有機會回到自己最愛的家,能在最愛的家人身邊,不管她記不記得,不管她行為能力如何,那種滿滿的愛她一定感受得到的。

    如果這是她人生最後一哩路,你只需要溫柔地牽著她的手,陪著她走,走到她覺得該是時候,讓她帶著滿滿的愛安心鬆手。
  • 謝謝您,祝福姊(or哥?)
    你回覆的字句都和那一天的助理護理師說的如出一轍0.0
    我其實當天流下眼淚的當下,也已經被她說服了
    但現在的難題是如何和家人也取得此共識
    我也相信我太太想要回到自己最愛的家,因為...
    就連她現在休養的房間不是她原本的房間,
    她也三不五時吵著要回家或是回自己房間呢!!

    mywifelily 於 2018/05/26 00:50 回覆